广东省支援湖北医疗队313名队员返回广州
来源:广东省支援湖北医疗队313名队员返回广州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0:35:56


3月25日,钟南山院士等中国专家参加中欧抗疫视频会时,就向各国专家提出,新冠肺炎具有高传染性和高病亡率;无症状的携带病毒者也具有传染性;在发病早期病人具有更高的传染性。

不过,经过暴发后一个月来的“严测死追”(检测、追踪),韩国的疫情于近日得到有效缓解。其抗疫过程与经验也被各国称道。尽管由于此后欧美国家相继暴发更严重疫情,韩国表示不能有丝毫松懈,并开始采取一系列更严格的入境检查以防范进一步的输入风险,但其抗击新冠疫情取得初步成果已有目共睹。可以说,韩国此次对新冠疫情较成功应对得益于其2015年抗击MERS(中东呼吸综合征)时的惨痛教训以及此后的及时纠错与改进。

健康时报记者3月29日致电郏县人民医院,该院一名护士向记者确认,张某领系其科主任张怀领,目前已确诊,属于轻症,正在治疗中。记者又拨打了郏县人民医院院办的电话,院办工作人员进一步向记者确认,张某目前在平顶山第三医院接手治疗,至于是否有过感冒症状,并不清楚。刘某仁是医院肿瘤科主任刘国仁。

3月29日下午3时,健康时报记者致电王某某所居住的漯河市恒大名都物业公司,物业公司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恒大名都小区王某所住的单元内已实行全部封闭隔离,同单元内其他住户也不能随意进出,此外,该小区内每天都有正常消毒。

首先,前期重视度不够,应对不力,感染范围扩大。MERS患者最初在韩国确诊后,韩国政府并未认识到事态严重性,而是公开表明该病毒不会有那么高的传染性,也未能及时建议群众通过佩戴口罩、勤洗手等良好的卫生习惯防范病毒。同时,政府对病毒传播路径也未能清楚把握,更没有及时采取隔离等措施。这造成原本应该是治疗患者的医院,反而成为了病毒传染扩散的场所,收治患者医院内部出现大范围感染。此外,由于没有指定针对病毒有效的防范指南,尤其对与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的界定出现问题(与感染者距离在2米以内,且在同一空间停留1小时以上),以致于首例患者入住平泽圣母医院后,很快就出现了不在政府界定的密切接触者范围内的人感染MERS。

健康时报记者3月29日致电漯河市疫情防控指挥部,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,王某某是属于轻症患者,目前已经在治疗了。

而在3月27日举行的“病毒演变、进化、传播的基础研究与防治实践(从SARS到COVID-19)”研讨会上,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、新冠肺炎上海专家治疗组高级专家组组长张文宏谈到,无症状携带者他们携带病毒延续时间会超过三个星期,隔离期结束后若病毒仍是阳性,会造成极大传播风险。这正是新冠病毒的狡猾之处。

29日,平顶山市人民政府官网也发布了一则《郏县发现两例新冠肺炎阳性检测者》的信息,“3月25日,为尽快全面复诊,郏县人民医院在对医护人员进行健康体检核酸筛查(非定点核酸检测机构)时,发现刘某仁核酸检测单阳性(春节前有武汉旅居史,返郏后自行隔离14天,经检查无症状后上班),张某领、周某锋与其有密切接触史……”

牵出三位“感染者”:一位副院长,两位科主任

而对于周某锋,院办则没有透露。不过健康时报记者在医院官网发现,该院有一名副院长周利锋,负责后勤保障、综合治理、安全生产、信访稳定、中心供氧、大气污染防治、文明城市创建、防汛抗旱等工作。分管后勤科、保卫科、信访办、中心供氧。